郝量:此君

返回 返回

HL invitation 20160826_M

 

“林泉遗音”1

——

       凡结林园,无分村郭,地偏为胜,开林择剪蓬蒿,景到随机,在涧共修兰芷。径缘三益,业拟千秋。2

——

       “此君”取自《世说新语》王徽之指竹说:“何可一日无此君邪。”竹指代了传统“士”的精神与信仰,此君即是文人的影子,亦伴随世代变迁隐入日常。

——郝量的《此君》项目始于2014年,以明代学者王世贞私家园林弇山园为研究入口,探究林泉不朽。位于江苏省太仓的弇山园建于明代万历年间,经王世贞设计、造园大师张南阳建造,之后园林开放,与当地乡亲游乐,弇山园变成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园林。此园毁于民国,九十年代由园林学家殷继山督造重建,但由于城市交通建设向北移动千米,在政府规划下园中亦修建乐场摩天轮,成为人民公园类型的园林。三百年时过境迁,历史机缘又由此重合。

       手卷《此君卷》和由创作过程中的研究材料所组成的《此君考》,共同架构出《此君》,此工作方法源于文人绘画传统。对于郝量来说,水墨画的修习过程,不仅是关于绘画技艺与生命过程的相互丰富,更是人对自身和世界关系不断追问和相互反映的过程。水墨画的内在品质决定了其抽象性本真,借助水墨画的修习,我们得以不断接近被遮蔽的感知和历史的脉胳,深入到有别于通常的时间线,来打通被现代感知系统所隔断的诸种生命体验。
001 02 03 IMG_2706 04 IMG_2194_tune-fined 0908_M 05 IMG_2090_tune-fined 0904_M 06 IMG_243907 IMG_2125_tune-fined 0904_M 08 IMG_2227_tune-fined 0908_M

“郝量:此君”展览现场,镜花园,2016年。

——

       当我们在园中游览时,陶醉在翳然林水之间,常会有种静止之感,浑然不觉时光的流逝。直到从园中出来,才如梦初醒,回到现实中。……园林内外仿佛使用着两套时间,园中一日,世上千年。3

——

       你只是山水中的观察者,山水却是你心中的映像。

——    

        以竹结庐,见载于司马光《独乐园记》,日本留存了这一构筑方式,中国已经失存。借竹庐之错综形象,《结庐》系列探索如何以“疏密”以及图案化的色彩营造绘画空间,后者借鉴了古代织物的纹样色彩。11 IMG_2114_tune-fined 0904_M

——

飞鸟去不穷,
连山复秋色。
上下华子岗,
惆怅情何极。5

——

        我们对古代“士”的了解主要源自文字记载与肖像绘画。肖像所传达的内在精神是文人所规范,但绘画本身则由工匠来完成。肖像画使用恒定的范式,比方皆以仙人手的形象去刻画“士”的手,这种同一性是文人留下的暗码,使得这样的肖像画气质独特。郝量在《由仙通鬼》中以工匠绘制肖像画的技法与文人对物的思辨,来捕捉“士”的状态与特征。

——《由仙通鬼二》中的鬼工面孔实与石涛相同,但按照相术原理调整之后,已然判作两人。这张绘画反映出传统肖像中的五岳河流观。选择的榫卯是古代中国建筑中最奇特的一处结构,三块木通过一点产生了六个方向的连接,这样的准确性源于鬼工的奇思。

——仙,一个入世的人通过自我修为达到出世的境界。鬼,取义鬼斧神工,形容技艺高超纯熟。仙与鬼实际上描述了文人在智慧与行动力间达成的平衡。
016 pic_hd 17 IMG_2323_tune-fined 0909_M 18 19 IMG_2116_tune-fined 0904_M

“郝量:此君”展览现场,镜花园,2016年。

——

       正如自然的踪迹,绘画的形象形成过程早在人的源头之处就开始了;我们也知道人在世界上的处境是,“当”世界开始通过语言而意识到自己,并表明自己。“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并且,我们都知道,“迹”本身就是要“自我变化”。6

——

      潇湘在地理上指湖南湖北境内的洞庭湖一带,而“潇湘八景”并非自然风光的写照,而是在历史中经由文人的追和与想象,在不断的阐释中营造而成的美学意象。宋代以来,包括董源(公元934-962年)、牧溪(卒于公元1281年)、文徵明(公元1470-1559年)在内的画家们不断地赋予这一题材多样化的视觉形式。

——在《潇湘卧游》中,郝量回应南宋李氏的《潇湘卧游图卷》,李氏“潇湘”冲澹平静,郝量有意做一与之逆势的绘画,带入动态和冲突,以绘画自身的结构与语言构成对当下感知的脉胳。

——在UCCA今年11月份即将举办的郝量个展中,将集中呈现郝量以《潇湘八景》为题材的一系列新作,由此可以进一步看到艺术家如何围绕这一主题探索不同的切入点以构建古今交织的山水时空。

——

      以境之奇怪论,则画不如山水;以笔墨之精妙论,则山水决不如画。7

——

       在这种自发性的追思工作中,记忆就像经线,遗忘像纬线,……在此,白日会拆散黑夜织好的东西。每天早上我们醒来,手中总是攥着些许经历过的生活的丝缕,哪怕它们往往是松散的,难以辨认的。这张生活的挂毯似乎是遗忘为我们编织的。8

……………………………….
[1]“林泉遗音”之语来自白谦慎先生为《此君卷》引首所作的题字。
[2][明]计成:《园冶》,选自《园冶注释》,陈植注释,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8,第47页。
[3][美]高居翰(James Cahill) ,黄晓,刘珊珊:《不朽的林泉——中国古代园林绘画》,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第44页。
[4]郝量语,出自《炼成现在这个肉身——胡昉对话郝量》,收录于《郝量:幽邃之地》,观心亭,2014,第81页。
[5]引自[唐]王维:《华子岗》
[6][法]朱利安(Francois Jullien):《山水之神》,收录于吴欣主编《山水之境——中国文化中的风景园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第24页。
[7]语出董其昌:《画旨》。
[8][德]瓦尔特·本雅明 (Walter Benjamin):《普鲁斯特的形象》,收录于《启迪——本雅明文选》,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编,张旭东,王斑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第216页。

文字:维他命文件库编辑
图片由艺术家及维他命艺术空间提供。

………………………………………………………………………………………………………………………………

郝量:此君

展览开幕:2016年9月3日 (周六),下午2:30-5:30
展览时间:2016年9月4日-11月27日
展览地点:镜花园
日常开放时间:周三至周日,上午11:00—下午5:00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化龙农业大观园内
电话:020-31043759
电邮:press@vitamincreativespace.com

照明系统研究和支持:阳东点亮生活科技有限公司
纺织材料研究合作:Kvadrat

留言

发表评论